当前位置:荷仕(上海)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影视唐山大地震第33-34集剧情介绍
唐山大地震第33-34集剧情介绍
2022-11-23

唐山大地震第33集剧情介绍

失魂落魄的小灯开车去了她的避风港,克里斯蒂的家。她看见克里斯蒂正在收拾行装,克里斯蒂说她知道小灯回了中国,突然之间觉得如果就这样进了养老院很亏,所以决定出门去旅游,回欧洲她的老家看一看。小灯无言,克里斯蒂问她出了什么事,小灯疲惫的告诉她自己生活中的一团乱麻。说如果别人都不需要她了,那她也不需要别人。小灯的抱怨被克里斯蒂打断,克里斯蒂说你看看我,我每时每刻都感觉到时光的流逝,在走向生命的尽头。这时我只愿回忆生命中美好的东西,我希望你也不要再抱怨别人的不好,想想你的生活变成这样子自己要负什么样的责任。以前我能够帮助你,但是现在我帮不了了,或者你面对你的问题冷静的想清楚,或者你像别人一样去求助心理医生。不是别人不需要你,你从根上拒绝别人,小灯,你越来越冷酷了。小灯没有想到她最信任和依赖的克里斯蒂也会如此评价她。一时接受不了,沉默半天,苦笑着说,你也不需要我了吗?小灯带着满腔的怨气愤然离去,不顾克里斯蒂的解释和挽留。

思妤决定对阿雅的过往一探究竟,她偷偷去找小高,让她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,小高不肯,思妤就威胁她说会去找阿雅,告诉阿雅这些都是小高说的。小高无可奈何说出了阿雅和自己的小叔结婚又离婚的事情,思妤得知他们离婚的时间刚好是自己出生和小达阿雅结婚的前一年,正在琢磨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,小高又突兀的说出,思妤的耳朵和她小叔的一摸一样,他们家这是遗传,包括她的耳朵也是一样的。思妤看着她们俩相似之处,一时间惊呆了。

这天回家,思妤显得闷闷不乐,饭后就回到自己房间上网查一些什么。小达和阿雅以为她学习紧张,再加上注意力都在李元妮身上,就没多管思妤的事情。

杨阳得知小灯来找向前吵架,向前负气离去,于是下班以后来到了向前家。向前筋疲力尽的说她想清楚了,不能再让自己留在这样的境地里,无论她做什么,为了什么,都没有办法改变杨阳的生活,也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,还是离开的好。向前有些喝醉了,杨阳心里也不痛快,也喝了起来,向前说,你怎么样才能快乐呢,以后你再遇到麻烦,我就不在你身边了。杨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,和向前拥抱在一起…

苏西连饭都不吃自己关在屋子里,杨阳夜归的门声被无法入眠的小灯听见,深夜里她觉得无比的孤独。小灯拿出了老照片看着,看着自己怎样从一个快乐的女孩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夜,李元妮忽然半夜醒了过来,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块红绸,在缝纫机前坐下,飞快的踩了起来。清晨,当小达和阿雅醒来,李元妮已经不见了。惊慌的小达和阿雅跑下楼去,焦急的寻找李元妮。

小达走到街心公园时,看到前方人多起来,围成了一个圈,不知在看什么。小达无心凑热闹,四下看看,有点失望的转身要走,就在这时,一片红绸越过人们的头顶飞舞起来,在空中飘舞着。小达看着飘动的红绸,楞了一下,此时,红绸飘落下去,很快又飞舞起来。小达好像感觉到什么,猛的冲过去,拼命在人群中向前挤。透过晃动的人影,小达赫然看到了李元妮的身影。此时,李元妮正在如醉如痴的甩动着红绸跳舞,尽管没有音乐伴奏,但她跳得很投入,飞舞的红绸围绕着她,在清晨的阳光下分外的美丽。小达慢慢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走到李元妮的面前,默然的看着母亲。小达叫了声妈,而李元妮像是不认识他一样。

小达带着李元妮去了医院看病,面对医生的问询诊断,李元妮断然否认自己有病。但是回家后,小达告诉阿雅,医生诊断李元妮为阿兹海默症,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病。目前还是早期阶段,但是这种病无法治愈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恶化。夫妻对坐无言。

这天,是苏西最好女友的生日,为了能参加好友的生日会,几天前苏西就开始积极表现,希望小灯能同意自己前去庆祝,小灯知道女儿的心理,她一直反应淡然,苏西以为小灯的反应是默许,于是,这天傍晚,她精心的打扮好准备出席party,却在临出门时遭到小灯的阻止,看到母女俩又要一触即发,杨阳忙上来劝解,他告诉小灯聚会是在好友家中举行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,小灯却推开杨阳,冷冷的说:真要出事就晚了。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。

面对母亲的不讲情理,苏西又哭又闹,却丝毫无法打动小灯,最终,她愤怒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打开窗户,愤然的跳了出去。很快,小灯发现女儿翻窗跑了,她怒不可遏的开车杀到了苏西的好友家,看到母亲的出现,苏西慌忙逃躲,两人在人群中追赶着,最后,在众多的同学和朋友面前,小灯揪住了女儿,并把她拖了出去。

而此时,思妤终于找到了阿雅,阿雅正在工作,不知道思妤为什么会一脸严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思妤坚持阿雅跟她出去谈,阿雅拗不过,当他们俩人离开美容院时,阿雅看到躲在一边一脸惊慌的小高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小公园,思妤问阿雅:妈妈,你告诉我,我到底是谁的女儿。她把她所知道的资料告诉了阿雅,并且说她查过血型,小达和阿雅的血型生不出来她这个血型的孩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阿雅看到无法再隐瞒,只得告诉了思妤,她是自己和前夫的孩子。听到阿雅亲口承认了这件事,思妤觉得整个生活在她面前崩塌了,她以为阿雅是隐瞒实情跟小达结婚,生下了她。觉得有愧于小达对她的爱,她觉得妈妈令她蒙羞!思妤不听阿雅的解释愤怒的跑了出去。

回到家,丢了面子的苏西与小灯爆发了一场从未有过的争吵,小灯说她根本不信任苏西,因为看到苏西电脑上的资料,都是和那个男孩的聊天,而苏西拿出小灯丢掉的药瓶,质问小灯她到底是因为失眠头疼去吃药,还是根本就是个不正常的瘾君子,有什么资格管自己。小灯看到苏西知道了自己秘密,恼羞成怒,大骂苏西,苏西说不管小灯怎么管她,再过三年她就会离开这个家,不想再受小灯约束,愤怒的苏西一直叫喊着:你不是我妈妈,我不要你这样的妈妈。小灯听到女儿的话一时愣住了,此刻,她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自己,也在跟母亲发出如此愤怒的叫喊,小灯恍然无知的伸手给了苏西一个耳光,随着一声响,小灯一下惊醒过来,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儿,苏西的眼睛冰冷而仇视,死寂中,苏西用力的推开上前的小灯,然后飞快的跑了。

夜,小灯孤独的守在房间中,看着杨阳疲惫的走了进来,他已经在外面找了一夜却依旧没有找到苏西。他们打电话报警,可是警方说失踪48小时才能立案调查。小灯突然想起什么起身向外冲,要去苏西的朋友家找人,杨阳却粗暴的拽住小灯,他说:你做的一切已经够丢脸的,小灯看着杨阳说:我是为了女儿。杨阳说:你只是为了你自己。小灯和杨阳吵了起来,小灯说杨阳根本不在乎这个家,他也没有好好的管教这个女儿,他的心已经跟着向前走了。杨阳气急之下,也大喊着:没错,我是喜欢她。小灯一下子傻了,她绝望的问,那你说过的,你爱我,你会一辈子爱我。杨阳说也许当时你说的是对的,我对你的爱源于同情,那时我还能有能力陪着你,让你快乐起来,但是我发现,我所做的一切其实根本没有用。我努力过,但怎样做你都不会快乐,现在我没有办法让你快乐,没有办法让自己快乐,甚至是我们的女儿,都已经想逃离这样不快乐的家庭。是你自己的问题毁掉了本来幸福的家庭。

阿雅苦寻思妤不着,小达闻讯赶来,阿雅趴在小达身上哭了。小达安慰她,思妤现在想不明白,要给她时间,他们不能再隐瞒,要把实情告诉她了。

一家人着急的寻找思妤,尽管小达不放心李元妮自己行动,但是李元妮深爱思妤,不顾小达和阿雅的阻拦,也冲了出去。

唐山大地震第34集剧情介绍

街头,李元妮焦急的寻找着,最后在她经常带思妤去的小公园,发现思妤缩在小转椅上哭的眼睛都红了。李元妮走过去,搂住了思妤。思妤叫了声奶奶,委屈的抽泣了起来。李元妮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了思妤。她说,不管思妤身上流的是谁的血,她都是小达最骄傲的女儿,是她李元妮最宠爱的孙女。思妤不明白小达和阿雅为什么这样做,李元妮说,因为我们爱你,想给你最完整的家庭,最完整的爱,从你降临人世那一刻,我们就决定了,要给你最幸福的生活。

思妤最终被李元妮领回了家,但是面对阿雅和小达的拥抱,她表现出抗拒,只愿守在李元妮身边。她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。小达告诉她,她的亲生父亲一直在关注她的消息,每一年思妤生日他们都会拍照片给他寄去,他们都在等待,等待思妤真的长大,等那一天,告诉她实情,但是爸爸对她的爱是不会改变的。

杨阳收拾了东西搬出了家住进了旅馆。小灯一夜没睡,清晨就出门寻找。向前得知了苏西的失踪,也和杨阳一起找苏西。

此时电话响起,是警察局来的电话,告知小灯刚刚有一起侵犯少女的暴力案件,女孩是亚裔,刚刚送去停尸间了,要小灯前去辨认。

惊恐万状的小灯发疯般的冲进警局,在一名探员的陪同下来到了停尸间的门口,此时此刻,小灯的腿沉重万般,无法迈出这一步,最终,小灯看到了冰柜里的女孩,在确认不是苏西时,她突然崩溃的哭了。

通过询问查克,向前带着杨阳在青年会,一个专门接待无家可归孩子的地方找到了苏西,苏西不愿意回家,于是向前和杨阳带着她回到了向前的家。

开车回家的路上,小灯因为吃了止疼药而看似镇定,她麻木的将车往家开去,头疼欲裂,突然间,小灯看到路边有个孤零零的身影在走着,她定睛一看,原来是童年时从废墟中爬起来的自己。小灯惊慌失措,车子撞到护栏停住。她走下车,看着童年的小灯躺在地上,大雨瓢泼中,血流不止,眼睛紧闭。小灯就这样呆呆的看着,直到一声尖利的汽笛声才把她带回现实之中。

小灯坐回车里,手机响起,是杨阳,小灯没有接。不一会,短信显示苏西已经找到,目前在向前家。

浴室,苏西在洗澡,向前拿着一条毛巾走进来,苏西闷闷不乐,她说很恨妈妈,为什么她的妈妈是这样的?她已经不想面对小灯,也不想和她生活在一起。向前想了一想,对苏西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结婚吗?大概很大的原因是我怕对别人负责任,喜欢一个人很简单。但是要负责任很难。你爸爸妈妈都很棒,不管他们的感情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,可是他们都很负责任。也许你觉得我做你的朋友很容易,因为我知道你喜欢什么,我可以支持你,让你高兴,而你妈妈没有让你高兴,这正是因为她是你的妈妈,她要为你考虑的更多,更为你担心。很多事情,得等你长大了,才会明白,但要记住一点,不管他们犯了什么样的错误,怎样让你伤心,她都是爱你的,因为她是你的妈妈。苏西没想到向前说出如此一番话,有些讶异的看着她,半晌,苏西说:我以为你恨我妈妈。向前说为什么?苏西说:因为爸爸。向前看着苏西笑了,说:其实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。恨解决不了问题,我们应该学会爱。

杨阳准备带着苏西离开,向前做好了饭菜挽留他们,于是三人坐在桌边吃饭。而此时,向前家门外,透过明亮的玻璃窗,小灯看到屋内的杨阳,苏西,还有向前,围坐在桌前,像是一家人,很温馨。小灯听不见他们说什么,只看到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,一时间万念俱灰。

开车离开。

汽车行驶在德克萨斯中西部特色的公路上。小灯驾车,表情黯然,突然像是发泄一般将油门踩到底。汽车疯狂前行,一个弯道,对面驶来的汽车不满的按起喇叭,刺耳的喇叭声回荡在宽阔的草原上。

小灯家,房间的灯已经大亮。化妆间传来细碎的声音,明亮的镜子前,小灯身着绸缎睡衣,对着镜子细细描画,虽然人已中年,但是依旧美丽,她涂抹完鲜艳的红唇,左右打量自己,面无表情。

卧室,小灯已经穿着打扮好,十分美丽,像是等待一场浪漫的约会。她站起身在屋里慢慢踱步,之后在桌前坐下,面对着面前空白的纸,拿起了笔,犹豫在纸的抬头写了“杨阳”俩字,忽又反悔,将纸揉成一团丢在纸篓里。拿笔用英文写下:DEAR SUSIE,之后又写不下去了,拿着笔发呆…

头疼袭来,小灯无声地抽搐着。

头疼变得愈来愈激烈。小灯张开双手,紧紧抓住自己欲裂的头,将刚刚精心梳理的头发撕扯得凌乱不堪。小灯缓缓蹲在地上,继而开始蜷缩在地上打滚。突然,她在镜子中瞥见自己浓妆的脸,已被疼痛折磨得扭曲而可怖。小灯在剧痛中用双手抹花了脸上的妆,莫名其妙的颜色黏合着泪水、长发,让她显得不成人形……小灯对着镜中的脸尖叫起来,她感到自己已不能再忍受下去了,这一切必须结束,马上结束!

她挣扎着拿起药,颤抖着打开药瓶,将整整一瓶药片倒出,大把大把揉进嘴里,用尽全身力气咀嚼着。随后,她像一个孩子般蜷缩身体,躺在黑暗中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与此同时,小达也在黑夜中被头疼折磨着。他紧紧攥着拳头,捧着自己的头,在床上辗转反侧。身旁的阿雅惊醒,焦急地摇晃着小达的身体,呼唤着“小达”的名字……

此时,杨阳开着车送苏西回家,父女俩都沉默着,苏西问杨阳:爸爸,你决定怎么办了吗?杨阳看着突然长大的女儿,认真的摇摇头,苏西说:你还爱妈妈吗?杨阳没有反应,良久,缓缓点点头。到了家门口,苏西下车,看到杨阳没动有些奇怪,此时,杨阳才告诉女儿,自己已经搬到旅馆去住了,苏西的表情一下黯然下来,杨阳安慰着女儿:我和你妈妈都需要分开冷静一下。苏西点点头,看着爸爸的车开走了这才转身进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