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荷仕(上海)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资讯花开了,请继续加油吧
花开了,请继续加油吧
2022-09-30

作者:詹凤春 摘自:微信公众号“一席”

我是一名树木医生。我在台湾上大学的时候,主修的是日本文学。在日本文学中,我看到了非常多描绘日本庭院的文字,一心向往,所以后来就决定去东京大学学习造园。

东京大学的校园里,有一棵百年银杏树。每年11月初,就会有很多人到这里来拍照留念。我在台湾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树,所以第一次见到这棵树,觉得特别震撼。我后来一直觉得,是因为受到了这棵树的感召,它的美让我感动,所以我才立志成为树木医生的。

更直接的影响可能来源于我在图书馆看到的一本书——铃木和夫编著的《树木医学》。从中我得知,树也会像人一样有病痛。考树木医生,没想到这么难

还记得翻开《树木医学》的第一章,就看到“全世界最高的树,在美国西岸的红木公园”,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所以2001年夏天,我独自冲到美国去看这棵树。整个红木森林充盈着木香,我站在那棵超过百米的树下,发现树的“脚”跟老虎的手掌一样,非常可爱。

回到学校以后,我就开始计划要成为树木医生,可当时我并不知道树木医生这么难考。第一个条件,是报考者至少要有7年的现场经验,所以报考者的平均年龄是四五十岁。更夸张的是,教科书只有一本,而且考试根本就不会从那里面出题。

这门考试要求考生几乎要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天上飞的、地上爬的,样样都得了解。当然最重要的,就是你要把上千种树名全部记下来,难的是很多树长得非常相似。

当树木医生除了要知道树木的名字,还要了解一些树木的特征,比如樱花的“鼻子”长在树干上。我们知道,当狗的鼻子湿湿的时候,它是比较健康的。樱花的健康情况也可以看“鼻子”——如果夏季的时候樱花树的气孔是湿湿的,就说明它很健康。

防治病虫害是树木医生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所以除了树木,我们还要了解昆虫。

记得最初我们上课的时候,要爬到树上学习修剪树枝。在上树之前,老师会让学生先在树下大叫。一开始我以为大叫是为了赶走熊或者野猪,没想到一吼,杉木上的毒蛾受到惊吓,纷纷从树上掉了下来,就像下雨一样。那一幕真让我很难忘。

除了记名字、熟悉树木的特征,我们还需要了解很多关于树木的知识。比如树是怎么喝水的。叶子也很有趣。比如生长在亚热带地区的相思树,它很聪明,亚热带日照很强,它受不了,就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叶子进化成细条状,这样就可以“防晒”了。还有樟树,它是常绿树,但它也会落叶,每年初春新叶展开的同时,老叶就会落在地面上。樟树讨厌别的植物来侵占它的地盘,所以这些落在地上的老叶会释放出一种物质,让飘过来的种子无法发芽。

还有“很怕死”的树,像柿子树。如果你发现家里的柿子树迟迟不肯结果,你可以在它身上轻轻挥一刀,它受到刺激就会长出果实来。

也有“故作坚强”的树,比如凤凰木,特别漂亮。如果你用拳头捶它,你会发现它比石头还硬;但是如果你用刀轻挥它一下,只要有一点点伤口,它马上就会感染病菌,死给你看。

还有会“互相帮助”的树。比如樱花树下常常种的是杜鹃,因为樱花树很喜欢喝水,它缺水的时候就会“告诉”杜鹃,杜鹃就会赶快去找水,而樱花会送“糖”给杜鹃吃。所以我们常常会在樱花树下种杜鹃,请杜鹃来照顾樱花。一开始就把树种对

对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来说,最熟悉的大概是行道树了。其实这些行道树是非常“悲情”的,它们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立足,与人争地,还要遭受城市的空气污染,日夜不分,无法充分休息。

我们以为把树塞进道旁的树坑就一劳永逸了,其实不然。它要生长,直到它受不了了,就只好自己“伸出脚”来告诉我们:我已经长大了,你们怎么还给我穿小鞋呢?

为什么东京要种银杏树呢?这跟历史有关。一百年前东京常常发生火灾,当地人发现银杏树被火烧了之后可以自行愈合,觉得太神奇了,于是开始大量种植银杏树。

种对树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我们还要好好地去管理行道树。那么,怎么修剪树木才是正确的?

我们修剪树木时常常随便剪,那它的伤口就很难愈合,剩下的一截就会烂掉,病、虫就会从这里入侵。短时间内没关系,但是时间越长,里面烂掉的地方越多,到时候只要大风一吹,整棵树就会倒下,非常危险。

修剪是无法一步到位的,有时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。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:你不要隨便给树换“发型”。如果你随便给它换“发型”,它就会跟你抗议,严重的时候还会死给你看。

即使修剪得当,树还是有可能生病。我们树木医生有时还要写诊断书。我们首先要给树做检查:它叫什么名字,几岁,它的日照条件好不好,周围空气好不好,水够不够,类似这样的基础信息都要掌握。

有时候无法看到树里面到底有没有烂掉,我们就需要借助工具去做判断。比如我拿一个木槌在树上敲敲打打,去听树的内部传来的声音。如果敲还不行,就只好用机器。我们会把这个机器插在树干上的好几个位置,通过震动去了解它里面到底烂到什么程度。

病得很重的树,要赶紧伐除,因为它一倒下,就是好几吨的重量,在城市里非常危险。如果病得轻,我们就会把它烂掉的部分清理干净,再帮它擦药,让它的伤口愈合,这样就没有虫会去咬它。

除此以外,预防也是很重要的。比如每年11月,有种毛毛虫就会迫不及待地冲到松树上去越冬、产卵。我们会给这样的松树绑上“肚兜”,骗毛毛虫说这边很温暖,请来这边产卵吧。等到春天一来,我们就把整个肚兜拆掉拿走,帮松树预防虫害。

我们还会自己做一些农药来杀虫。为了更好地杀虫,我们要研究虫的鼻孔的大小,研究它的毛有多长,这决定了我们是使用吸入式还是接触式的农药。我们也在研究一些天然的农药,像鱼腥草、大蒜,都可以用来杀虫。

再也不要来看你

需要救助的树木实在太多了,所以我一般不会接受私人的委托,但也有例外。

我曾经救助过一棵罗汉松。它的主人非常有爱心,到处收养人家不要的“孤儿树”,但是很奇怪,这些树他怎么照顾都会死。我跟他说,如果不会养,就不要把这些树领回来,否则你会害了更多的树。但他告诉我,他其实是想用这些救来的树造一个园子,让年迈的父母在这里颐养天年。我听到这句话非常感动,就决心帮他把这些树救活。

我们怎么救呢?最重要的是了解土壤的情况。我们做土壤分析,研究合适的土壤配比,让树的根系可以伸展,能够顺利喝到水,吸收到足够的营养。

三个月以后,它们被救活了。我告诉他不要再来找我,因为我去就代表树生病了。只要是我治疗过的树,我绝对不会回头再看一眼。

对我而言,树木得了“绝症”我不愿治疗,但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。而且我相信树木也在竭尽全力想办法活下去。

花开了,我对着这棵树说:“我再也不要来看你了,请继续加油吧。”在高楼里给树找个好家

树是永远都救不完的,所以帮树找到好的家更重要,因为预防胜于治疗。

怎么能帮树找好家呢?一个著名的案例是,近年来全世界流行建设的垂直森林——在高楼里种树。在意大利米兰,有据称是全世界第一座垂直森林建筑。他们的绿化团队为这栋楼单独开辟了一个园子,如果楼里的树“不舒服”,就把它移回园子里,调养一段时间再请它回来。

台湾的第一座垂直森林,正在建设当中。但台湾并没有像米兰那么适宜的环境和条件。还有一个大问题:这栋大楼是螺旋状的,每个角度的日照都不一样,而且台湾台风那么多。

当初我决定接下这个案子,帮他们做这样一个规划,其实主要是因为我想做一个示范:怎么才能帮树找好家。我也想借此让大家了解,在一个非自然环境中创造一個自然奇迹真的不容易。如果这个实验成功了,我相信会有更多人想要照顾树木,爱上树木。

规划的第一步,我们首先要掌握整栋大楼的微气候。比如我们要了解每层楼的风是怎么吹的。有些树喜欢风,有些树讨厌风,我们就要去做风的模拟。另一方面,我们还要去模拟每层楼的日照,因为有些树讨厌日照,有些树喜欢日照,所以我们要去模拟这样一个环境。

紧接着最重要的一步,就是我要去“钦点”树。如果见到合适的树,我就请它做好准备:断根,养根,然后帮它选一个“良辰吉日”进场。良辰吉日就是指树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的时候。一般在冬季,因为在休眠状态中移植是最合适的,如果是阴天的下午就更好了。

还有一个问题。这些树被种在大楼里面,如果多年以后,它突然飞速长成一棵大树,那怎么办呢?整栋楼就会垮了。所以我们必须考虑树的生长速度,还要让楼层可以承受这些树未来的重量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有一种黄杨,刚种下的时候长得很快,但是5年以后它突然不长了,几乎一直保持原形,这样的树就很适合种在楼层上。

等树入场之后,我要到现场去勘察,再把好最后一道关,看有没有虫子躲在叶子里面。

(韶华摘自微信公众号“一席”,王娓图)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